主页 > 法律在线 >
《隐秘的角落》赢在“演技”,张颂文这个小角色让人印
发布日期:2020-06-29 00:0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演员群体里,总是默默蛰伏着一群和“流量”不搭边,但演技一出手就是“王炸”的人。

张颂文就是其中之一。

《隐秘的角落》赢在剧情?非也,如果没有每一位演员的炸裂式演技,这部剧照样完蛋。不信请鹿晗来演主角?那就没有“头顶”造型了,鹿老师必须得一头秀发。

和刘奕君有些相似,张颂文也时常在戏中饰演反派角色。

和刘奕君有些不同的是,刘奕君饰演的经常是“反派boss”级别的角色,而张颂文饰演的则常常是“反派边缘人”。

小编感觉,这对演技的要求,比饰演“反派boss”还要更高。

或许你还记得2018年的现象级电影,娄烨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吗?

张颂文在里面饰演一个某部门官员。

他表面和蔼,实则官商勾结,爱着妻子的同时又被妻子从心里看不起着,因此他同时也是家庭关系中的肉体施暴者。

张颂文把这个内心极其自卑,外表极端自大的男人演绎得淋漓尽致。

特别是在电影开篇时,张颂文作为某部门官员站在即将拆迁的废墟上,发表演讲,用粤语“抚慰民心”的那段表演。

从外形,到神色,再到腔调,张颂文演绝了。

如果说一个好演员就应该演什么想什么,张颂文早就已经达标,他甚至不是在“演”这个角色,而是彻底和这个角色合二为一。

在《隐秘的角落》里,张颂文饰演的朱永平的人设其实不复杂,朱永平是小主角朱朝阳的父亲,和朱朝阳母亲离婚之后,朱永平又重组了一个家庭,并且有了一个女儿。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设是,朱永平爱朱朝阳,也有钱,但对朱朝阳关心不足。

这两个点结合在一起,身为一个重组家庭的父亲,朱永平在见朱朝阳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张颂文献上了一本“演技教科书”。

张颂文的出场,是以牌桌为背景的,朱朝阳来打牌的地方找爸爸。

来之前导演先展示了张颂文在牌桌上的表演,可以看得出,这段在牌桌上的话非常地“老道”,让整个角色看起来就是打牌老手,角色代入非常生动。

紧接着,在牌桌上,这几个牌搭子向张颂文饰演的朱永平说起了他儿子朱朝阳又在学校考第一的情况。

请注意,接下来的这段台词,完全是张颂文即兴freestyle的。

“我没有兴趣知道他考第几,因为他每次都是第一呀。”

这一段即兴的表演,真的是行云流水,张颂文一边洗着牌,一边把自己对儿子的那种骄傲展现的无比充分。

可是这种骄傲里也有隐约透露着一股“丧偶式育儿”的感觉,看起来像是为自己对儿子缺少关爱开脱。

接下来让进门的儿子为自己开牌的这段就更绝了。

让考高分的儿子替自己开牌,和前面他所表现的迷信赌徒画风遥相呼应。

然而这还不是更绝的。

在《隐秘的角落》后期采访中,导演透露,这场戏,本来是想安排张颂文打麻将,可是张颂文拒绝了,建议换成打牌。

为什么呢?

因为张颂文饰演的朱永平虽然好赌好玩,但是他还蛮有钱的,是个生意人,既然是生意人,那形成就应该非常忙碌,而麻将打一圈需要很久,能打很久麻将的人,说明效益一定不高。

这才有了这场牌桌大戏。

张颂文在《隐秘的角落》里,对细节的执着远不止“换麻将为纸牌”这么简单。

在剧中,有一场吃云吞的戏,是需要他在他“小女儿”死后表演的。

他拍这场戏之前,第一个问题是:“从我女儿去世到今天晚上大概第几天了?”

接着他开始自己设定背景。

设定出了一个“小女儿”平时坐的位置,他自己坐在那里,同时还给群演加了一点台词,和讲戏。

戏还没开始演,张颂文就已经开始情感代入。

并告诉周围的人“我有多难过我不知道,我就由着它走。我万一真哭的话,不要上来安抚我。”

什么是好演员?

这就是好演员。

难过时不需要“挤眉弄眼”以表示内心痛苦,不需要眼药水,不需要泪光闪闪的“大眼睛”。

你能感觉到他的悲伤是从心里散发的,这是一场“悲伤的戏”,而不是一场“哭戏”。

不管是更改小细节,还是为剧情增加设定,都能显示出张颂文这个演员是有多敬业,多把自己当成“演员”。这样的演技水准,根本不是流量明星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隐秘的角落》这部剧,开篇评分就上9分,好评如潮,和这样的好演员不无关系,也不要总说谁谁谁演技还可以,就是接不到好剧,这个时候还是要反思一下这个明星自己,究竟是接不到好剧,还是好剧不敢找这种人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