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文化 >
“有妈就有家” 懂事孩子撑起病母的天空
发布日期:2022-01-03 21:11   来源:未知   阅读:

  半岛晨报消息 因为没有选择,所以要坚强地走下去!他们是两个懂事的孩子,用双肩撑起母亲的天空。都是单亲家庭,相依的母亲偏又都得了重病。家中没有经济来源,积蓄几尽,病母离不开人,又怎么出去打工?孩子们眼前迷茫,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昨日记者前往金州,看望了甜甜母女和小朱母子。

  甜甜23岁,在街口看见记者时,她只是微笑点头,却并不和记者握手。目前她和患空洞型肺结核的母亲租住在金州区北山路的一居室里,月租450元,相当于她们一个多月的伙食费。以前母女俩有个家,去年卖了,因为急着用钱,房子才卖了9万元。2007年春节,她们是在医院度过的,没有饺子,女儿流着泪在医生的暗示下为母亲准备了寿衣。后来,坚强的母亲活了下来。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母女俩生活依旧清苦。女儿照顾着母亲,日复一日。今年上半年,甜甜在例行检查中被查出也染上了结核。“这么多年,我不管多难受,都没有想过放弃,可得知孩子被我传染了,我就一下子完了,天塌了!”甜甜的母亲王阿姨哭诉道,为此,她大病一场。

  走进王家,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母女俩都戴着大口罩,阳台窗开着,王阿姨裹着棉袄强撑着坐起来,甜甜抽出两张报纸铺在椅子上。“谢谢你们来看我,我都通风消毒了,不怕!”王阿姨说了好多客套话,不时伴着剧烈的咳嗽,咳痰不断。甜甜解释说,自她2004年毕业,她的母亲再也没有下过床,家里也好久没有客人来,有客来访,她妈妈很高兴。

  洗衣、做饭、侍候母亲,买药、借钱、联系医生,甜甜每天都把日程安排得很紧。“什么叫坚强?都是逼出来的。挺不过去时,我就想妈妈当年拉扯我那会儿。妈妈当初是硬挺着供我读完中专的。”甜甜说,有妈就有家,她要守住家。

  “我就是撇不下孩子。”这是王阿姨和记者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甜甜也一样,她体恤母亲的悲凉心情,她在报纸上发了启事,想给母亲找个病友,相互安慰鼓励,交流好的治病方法和感受。她告诉母亲,“我们不会一直这样,总会好起来的。”

  甜甜还必须保证家里每天都有声音,要是母女俩实在无话,她就打开电视调个讲笑话的频道。电视是母亲的一位好友所赠,隔十天半个月的,这位朋友总会提着蛋、奶来接济她们,偶尔还会放下一两百元,甜甜五年来穿的所有衣裳都来自那家女儿。甜甜说,那位阿姨是她们的大恩人,生活并不富足,但却十分有情,她感动至极却无以回报。

  目前,王阿姨每月药费大约1000元,甜甜给自己选择了比较便宜的药,每月也要三四百元,医生告诉她,那药可维持现状,不能治愈。

  卖房剩的9万元如今只剩2万,低保已无法满足其正常开销,如果母亲再住院,恐怕费用不够。“总会有办法吧。”甜甜说这句话时显得底气不足,像是在发问。

  王阿姨:患空洞型肺结核,每月药费大约1000元甜甜:23岁,中专毕业,无工作,也染上了结核

  “什么叫坚强?都是逼出来的。挺不过去时,我就想妈妈当年拉扯我那会儿。妈妈当初是硬挺着供我读完中专的。”

  记者打电话找小朱,其母曹女士声音颤抖,“我儿怎么了?”自前晚遭曹女士训斥后,小朱就再没回来。

  近日,曹女士唯一的同胞姐姐从外省赶来,看望身患脊髓炎已下肢瘫痪的妹妹。一次上厕所,姐姐没有抱住妹妹,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尿盆旁,曹女士火了,斥责儿子为什么不帮忙,却让姨妈伸手,儿子委屈,一气之下跑出了家门。“我不该那样说,半年了,姐姐才来几天,一直是儿子伺候我,身体都快熬完了,一句怨我的线块钱也好!那天他去给我买药,30块就剩下5毛。”曹女士不住擦泪。

  曹女士早年离异,一个人带着小朱来连,在一家擦车店打工。初中时,小朱成绩很好,每次都是班级前两名,可由于经济拮据,家里无力供他继续念高中。曾有一位老师,生活殷实,有意过继小朱,曹女士含泪同意,可小朱硬坚持着留在母亲身边,从此辍学,与母亲一同在擦车店打工。“我想过死,可没人给我买药。”曹女士啜泣着,“闭嘴!你才四十呀,妹妹!我几千里赶过来,地都不种了,我拿钱给你治病,你不想活了对得起谁?你儿子对你那么好!”她的姐姐闻声进屋泣不成声。据悉,如今姐妹俩凑的钱只剩600元。

  曹女士的脚跟有一处鸡蛋大小的疤痕,他们原来租住的房子睡炕,一天,炕烧得特别热,曹女士下肢没有感觉,直到儿子发现,她的脚跟已经烫伤得很严重了。儿子很心疼,还特地换了房子。

  家贫,可18岁的儿子也是娘的心头肉。曹女士听医生说,自己的病并非没有希望,她想早点康复,干点活,给儿子攒点什么。“我儿好!在医院谁都夸他是个孝子。”曹女士告诉记者,辗转几家医院,病友们都这么说,她住院的锅碗瓢盆都是病友送给她的。

  6个月来,曹女士每次上厕所都是小朱抱着,她最初的体重是118斤,而她儿子身高不到1.70米,还特别瘦。每三四天,曹女士就会喝一次助排泄的药,但仍然排得费劲,儿子一抱就是一个多小时,若是实在排不出来,小朱就把母亲放下用手抠。

  “他每天半夜一两点钟都会出去走一圈,其实我都知道。”在租住的房子里,曹女士和姐姐睡床,小朱铺了褥子睡地,儿子以前皮肤很好,现在泛黄的脸上起满了痘。曹女士说,当妈的心里难过。

  昨天早晨7时,曹女士的姐姐接到小朱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只是散散心,很快就会回去。“快回来吧,儿子,妈妈知道那天话说重了,你是好孩子,妈妈错了。”曹女士哭着说。

  曹女士:今年40岁,身患脊髓炎,下肢瘫痪小朱:今年18岁,辍学在家照顾生病的母亲

  “我不该那样说,半年了,姐姐才来几天,一直是儿子伺候我,身体都快熬完了,一句怨我的话没说过。”